您当前的位置:007人才网 > 职场资讯 > 感悟校园

专科生与本科生:两个女生的毕业季看完感慨万千

来源: 时间:2019-08-28 作者: 浏览量:

毕业了,人生的又一个路口,两个同龄的女孩,却有两种不同的际遇。

 
“先生您好,请问您需要水、咖啡,还是茶?”长沙飞往北京的航班上,范欣微笑着询问每一位旅客。

范欣,湖南衡阳人,1993年出生的她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旅空专业的一名学生。成为空姐,穿上那身简单大方的制服,是衡阳女孩范欣自小的“水晶梦”。那年高考,尽管没能上本科线,但范欣还是觉得自己“捡了个便宜”,因为可以如愿进入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的旅空专业学习,这便意味着她离那个空姐的梦想又近了一大步。

大二上学期,她和同学就开始在全国几个城市求职。范欣先后面试了5家航空公司,终于通过了南航的三次面试关卡。大二下学期,经过培训后,范欣便开始上班,还未毕业,就已经飞了整整一年,一毕业,她就会正式成为一名空姐。图为范欣上班快要迟到了,她着急地化妆准备出门。最早的航班是6点多,范欣常要一大早起床准备。

快毕业了,范欣请了10天的假,回学校忙毕业的事情。已经半年没有看到同学了,她既开心又伤感。

范欣翻出大一上专业课时的制服,提议室友们一起再拍一次合影。

穿着制服的女孩们在这间待了两年的寝室里合影,如今她们都已经找好工作,两人当上空姐,一人在银行上班。

5月7日,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,天气炎热,范欣和室友们却舍不得脱下厚重的学士服。在同学中,范欣和室友的感情最好,但再过一天,四人就要各奔东西。

喝了一些酒,四人便开始像以前那样玩闹,过了这个晚上,他们即将分别了。

5月9日,长沙黄花机场,“我们都在天上飞,却没有机会相遇”。直到目送完室友登机,范欣才收起刚才的笑脸,露出伤感的情绪,独自拿出毕业照看了很久,转身离开。

7月9日,起飞时,范欣端正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。如今,她已是南航的一名空姐。“身边的人都觉得本科好,出来能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,我觉得学好一门手艺更能找到出路,为家里减轻负担。”这个90后女孩,顺着自己的轨迹,实现了自己最初的梦想。

相比求职顺利的范欣,湖南科技大学毕业的杨爽却碰了不少壁。6月5日,湖南科技大学,杨爽站在一间自习教室里。之前,为备战考研,她在这里奋斗了大半年。如今考研失败,她有些不知道何去何从。如今,教室里已经有下一届的同学在备战考研了。

杨爽,1992年出生,来自新疆,湖南科技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大四学生。通过高考,她离开老家新疆来到湖南科技大学,选择学习她当初觉得就业前景会比较好的人力资源管理专业。大四这年,因为之前一直备战考研,杨爽错过了找工作的最佳时机。

“我对你们公司真的很感兴趣。”4月29日,杨爽正在招聘会上面试。4月底,随着招聘会越来越少,杨爽心里有点着急。在网上投了几十份简历,大部分都没有回应,总共只收到五六个面试通知,每次的面试都不太理想,要么公司规模太小,要么公司不正规。一旦找不到工作,她离开长沙的日子将进入倒数。

杨爽平时都会戴一副黑框眼镜,为了在接下来的面试中给面试官留下好的形象,她去学校附近的眼镜店配了隐形眼镜。

配好眼镜,杨爽又“转战”商场,打算买一双舒服一些的黑色高跟鞋去面试。以前的鞋子磨脚,她都会把高跟鞋放在袋子里,等面试的时候再换。杨爽很珍惜每一次的面试机会,面试前都会将自己打扮成熟稳重些。

杨爽小心翼翼的在面试地点敲门,在网上找的工作多半是在写字楼里,规模都很小,基本福利都没有。杨爽希望找一家规模大、正规、有发展前景的公司上班,工资低一些都无所谓。

两场面试的间隙,杨爽一般会选择在麦当劳之类的快餐店吃午饭,餐后还可以趴在那里的桌子上休息一会。

杨爽穿着高跟鞋走了一天的路,男友毫不犹豫背着她往前走。这段时间里,男友大部分时间用来陪她来面试,她面试时,男友就在附近等候,等她面试完出来情低落时,男友总会安慰她不要着急。男友是长沙人,他希望杨爽能在长沙找到工作,这样,他们就能够在一起了。

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到了拍毕业照的时候。杨爽和同学们开心地换上学士服,每个人都想让这成为他们未来美好的回忆。杨爽还向同学借了口红,她想在毕业照上看起来美美的。


6月12日,湘潭,和好友在拍毕业照时,家里人给杨爽打来电话,老家已经找好工作,希望她回家。她很纠结,她还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找份合适的工作,留在长沙。

坐在寝室里,杨爽很迷茫。本决定要签的那份工作,通过深入了解后,发现公司不太靠谱。大学期间,她也曾是同学们眼里的“全能型才女”,不仅是社团的积极分子,还是瑜伽达人,每到寒暑假都会在老家找单位实习。但,让她没想到的是,这个自己精心选择的专业,却让她接连失望。“有段时间很灰心,出了校门都不知道该去哪,看到身边同学一个接一个工作都有了着落,心里很慌乱。”

工作一时没有着落,杨爽答应家人,先回家调整一段时间。一想到马上就能回家了,能看到很久没见的爸妈,杨爽不由自主开心起来。

杨爽就要离开学校回家了,玩得好的朋友都来送她,大家在这里依依不舍告别。


长沙黄花机场,送机的早晨,男友从家赶过来,杨爽和男友两人一句话都没说。临近登机的时间,两人抱紧,分开,再抱紧,又分开。“我只是暂时离开,还会回来的,等我。”


最后,男友站在原地流着眼泪,目送杨爽远去。

分享到:
分类浏览